铣床网,温度计,古龙,果蔬,红军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平凡的世界中的名言,《平凡的世界》中,谁最可怜?

时间:

看到这个题目,我的眼前浮现出的是郝红梅那瘦弱的身影!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穿着打补丁的衣服,饿的菜色的面容……

对于悟空问答邀请我回答这个问题,我是有些资本的,我是70后,和孙少平家有着同样贫穷的家庭,八几年一毕业就去打工,记得那是九四年的冬天,在郑州市东里路上的一家包子铺里,闲暇之余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开始了平凡的世界的阅读,我一连读了好几遍,,心情亢奋而不能平静,真想不到,世上竟有和我一样苦命的人,内心产生了巨大的共鸣。

郝红梅一家被划成了富农成分,实际上家里穷的竭不开锅,为了家族的希望,家里人才咬紧牙供她上了高中,吃着自卑的黑馍丙菜,为了让人看的起,去供销社偷手绢,为自己加入豪门埋下了地雷,毕业后远嫁外县,却又死了丈夫,自己带着年幼的儿子在黄土地上刨食,还要忍受村里无赖的欺负,挽救她的竟是自己不满两岁的儿子。伟大的路遥先生为我们勾勒并描绘出了一个中国陕北黄土高原上一个苦命的女子令人几度泪流满面!

路遥先生已逝,但他留下的作品。却将激励着每一个平凡的世界上的人,砥砺前行!

《平凡的世界》中孙兰花最可怜。

她不顾家里的反对嫁给了瓦罐村的二流子王满银。王满银一出场就在水利工地劳动改造。有了儿女后,也是她一个人拉扯着孩子还得做地里的活,她丈夫却四处赶集卖耗子药。全靠娘家帮忙拉扯狗蛋两个娃才渐渐长大。父亲兄弟几次要揍二流子,都被她心软劝住了。

最可气的是王满银竟带女人回家要睡一张炕上。兰花绝望了拿出偷偷藏的耗子药跑出去自杀。孙少安听了来揍了姐夫,吓跑了女人、抱起姐姐往医院跑。

幸好耗子药是王满银用砖头磨的假货。

漂流了大半生的二流子终于收起性子,到孙少安的砖厂上班了。

孙兰花是《平凡的世界》中,最可怜的人。

版权保护: 本文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平凡的世界》中,谁最可怜?